<span id="iba23y"><u id="iba23y"><small id="iba23y"></small><noframes id="iba23y">
          • <th id="gu0n4c"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"gu0n4c"><select id="gu0n4c"><u id="gu0n4c"></u><optgroup id="gu0n4c"></optgroup><small id="gu0n4c"></small></select></i><del id="gu0n4c"><tbody id="gu0n4c"><dt id="gu0n4c"></dt></tbody><table id="gu0n4c"><kbd id="gu0n4c"></kbd></table><legend id="gu0n4c"><strong id="gu0n4c"></strong><bdo id="gu0n4c"></bdo><pre id="gu0n4c"></pre></legend></del><b id="gu0n4c"><address id="gu0n4c"><big id="gu0n4c"></big></address></b><noscript id="gu0n4c"><b id="gu0n4c"><table id="gu0n4c"></table><sup id="gu0n4c"></sup><style id="gu0n4c"></style><table id="gu0n4c"></table></b><noframes id="gu0n4c">
      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"gu0n4c"><center id="gu0n4c"></center><form id="gu0n4c"></form><select id="gu0n4c"></select><tr id="gu0n4c"></tr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strong id="wtf77b"></strong><strong id="wtf77b"></strong><dt id="wtf77b"></d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開什麽,不複流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AIarvr 1 2020年01月21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>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清泉淌過山石,小溪奏響歌謠的小城,是我的家鄉;那天空幾淨透明,森林蓊郁翠綠的小城,是我的家鄉;那人們淳樸善良,文化悠久綿長的小城,就是我的家鄉——樂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思想總是停滯高三那些日子裏,有陽光,有夢想,有可愛的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多數的今天開什麽是安靜的。喜歡在午後沒人的自己一個人趴在課桌上狠狠地睡上那麽一覺。這時候,陪伴我的就是我的MP3了。就那麽幾首歌,陪了我整整一個青春。仿佛不會有人懂得自己的煩躁了。晚上,一個人走一段幽靜的小巷。一切都是寂靜的。我帶著耳機,生怕別人看出我的孤單。想著明天該幾點起床,還有什麽作業沒有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像我這樣的年齡,最可怕的不是成績不好,而是沒有一個可靠的朋友。恰恰相反,直至現在我唯一能炫富的就是有那麽幾個人,陪我度過了這些日子。在我最無助的時候,還好有他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回到我自己的小窩裏的時候,我第一件事便是把自己仍在單薄的床板上。這個小院子裏沒睡的還有剛剛從網吧歸來的小學弟們。他們開始不安分的鬧著,我瞬時覺得自己老了,瞧,他們多有活力。我不會馬上就入睡的孩子,順手把從瑾子那裏拿來的《一畝方田》美美的讀上幾段,然後涮牙,洗臉,睡覺。此時的時間一般在淩晨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早上六點鍾的時候,鬧鍾又准時的響起。我會帶著起床氣不耐煩地起床,一個人,不知道脾氣該對著誰去發泄去。短短的六個小時,便是我的晚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學校的時候,我還是很安分的記得我是高三的孩子,傷不起。但是上課的時候我總是腦袋不清醒地忘記了我是學生,躲在那個無人問津的角落寫起了那些萎靡的文字。沒有人支持,沒有人閱讀,純屬我的自娛自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有一天,我沒錢了我就會發揮我的死皮賴臉的本質,蹭飯去。我就會再找一個小妞陪我一起去我的小哥們那兒。一個人真的不好意思。他炒的菜真的很好吃,或許我真的餓了吧,總會吃得很香。每當我吃得很興奮地時候,就會想起初中時受的罪。那時我們是大鍋飯,一個桌子上八個人。我們的飯桌上有兩個男生吃的非常的少,當我在想吃第二個饅頭的時候,他們總是只吃一個,而且我又不好意思去拿一個饅頭,害的我還要自己偷偷地加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高興的時候便是中午。我和瑾子跑到頂樓去曬太陽。我們都剛剛的洗好頭發,那是,沒有吹風機,我們就這樣讓它們自然的幹去。我總是羨慕別人長長的頭發。我對小瑾子說,我想到大學裏每天都寫文字,睡覺,還有好好學習。我們說好了,要一起到一個城市,一所學校,一起享受大學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子就這樣簡單地過著,厭倦的不能容忍多重複一天。終于到了高考的日子,逃了那麽多的課,以後終于不用請病假,爬牆了。這也許是我一生中最叛逆的時候,也是最自我的時候。對我來說,什麽都是浮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幾日,天氣很是不好。我又發燒加感冒,我不知道自己怎樣走出考場的。考完後,所有的人都去瘋狂了,我就覺得自己很老了,沒有任何的理由去折騰了。呆在自己的小窩裏,整整睡了一天一夜,很是平靜。醒來後,就聽說誰誰跳樓了,我覺得怎麽這樣像夢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的人都在祈禱著成績會好一些,我每天吃得好,睡得香。在我做兼職的時候,遇到了我初中的好閨蜜。我對她說我的高中時如何慘淡的時候,她一臉驚訝的表情:你怎麽變得這樣頹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績出來的時候,我還竊喜了一下,對我來說考得還可以了。我和另一個同學在網吧承受著非人類的眼光。當我對我爸爸說我的成績的時候,爸爸一臉無奈,然後就說了一句複讀吧。我當然知道複讀的痛苦,我不願意在重複那樣的生活,一天都不願意。我想了很久,決定隨便報一個大學,離家比較遠。小瑾子沒有和我在一起,我們各奔東西。當我拿到大學通知書的時候竟滿心的失落。得到了,有時並都是喜悅。我失去了這裏的一切,我要去另一個地方打造另一個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學裏,我終于履行了自己的承諾。好好地學習,美美睡個懶覺,只是關于文字再也沒有那麽強的心境去寫它了。雖然我學著與文字無關的專業,但我還是很用心的對待它,不抛棄這個當初自己選擇的緣分。漸漸地,這樣的日子讓我覺得自己像一個死人一樣,沒有任何思想的活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經過寒冷洗禮後的一個中午,陽光甚好。我端著一杯冒著熱氣的白開水,站在窗台下,想起高三時的自己,忽然覺得那種感覺真好。如今,大二的自己再也沒有什麽大的憧憬,只想好好的找份自己喜歡的工作養活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後帶著自己文字去旅行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流逝的歲月,似我非我,未來的日子,也似我非我,善待每一個今朝,盡其在我的珍惜每一個因緣。人生的黑夜沒什麽不好,,愈是黑暗的晚上,月亮與星星就愈是美麗。如果不是那漫漫長夜,我又怎會看見天邊的晨星呢?其實我們總不該以僵化固定的眼神或思維來觀世界,總要有更廣大的包容,更多元的心來容忍世間的異見,這一切總會流過滄桑,而每一次在暴風驟雨裏流過,則是只手之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事一場大夢,人生幾度新涼,流逝的我真像是一場夢,雖說夢裏是那樣真實,卻如飄落的秋葉,一下就黃了,化爲春泥了。在堅持之中,就算結局不是轟轟烈烈的成功,也是磊落光明的失敗,總會留下一脈青山與一汪碧水的,如果失去堅持,成與敗都是迤逦而令人厭煩的。這就是說,我正在輕輕地走,靈魂正在離開這個殘損不殘的驅殼,一步步告別著這個世界。這樣的時候,不知道別人會怎麽想,我則尤其想起輕輕地來的神秘。不知道別人是否也會像我一樣,由衷的驚訝:往日呢?往日的一切都到哪去了?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歲月的腳步走過,洗滌去許多我們的愛與回憶,而我在私心裏總是覺得,有許多東西不應該隨著歲月消逝。若是有些事我忘了,莫要再提醒我,或許某一天我又會想起,但是有些事只適合收藏,不能說,也不能想,卻又不能忘。他們不能變成語言,無法變成語言,一旦變成語言就不再是它們了。既然是夢想,不妨就讓它完美些罷。所以連夢想也那麽拘謹,那麽謙虛,我便如癡如醉並且極端自私自利的夢想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命的開端是最是玄妙,完全的無中生有。好似沒影的你忽然就進入另一個情況,一種情況引出一種情況,順理成章,天衣無縫,一來二去便連接出一個現實世界。有時,我會問,那些情景都到哪裏去了?,那時刻,那日子,那樣的心情,精氣和癡迷的目光,一切往日情景,都到哪兒去了?它們飄盡了宇宙,是呀,飄去了許多年。但這不是說,它們只不過飄離了此時的此地,其實它們依然存在,不久,還會問道:夢是什麽?回憶,是怎麽一回事?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心魂常在黑夜出行,脫離開殘廢的軀殼,脫離白晝的魔法,脫離實際,在塵囂稍息的夜的世界裏遊逛,聽所有的夢者訴說,看所有放棄了塵世角色的遊魂,在夜的天空和曠野中,揭開另一種戲劇。風,四處遊走,串聯起夜的消息,從沉睡的窗口到沉睡的窗口,去探望被白晝忽略了的心情,我一心向往的只是這自由的夜行,另一種聲音,蓬蓬勃勃,夜的聲音,無比遼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限制了我們,習慣限制了我們,謠言般的輿論讓我們陷于實際,讓我們在白晝的魔法中閉目塞聽不敢妄爲。白晝是一種魔法,一種符咒,讓僵死的規則暢行無阻,讓實際消磨掉神奇。所有的人都扮演著緊張、呆板的角色,一切言談舉止一切思緒與夢想,都仿佛被預設的程序所圈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的故鄉,並不止于一塊特定的土地,而是一種遼闊無比的心情,不受空間和時間的限制,這心情一經喚起,就是你已經回到了故鄉。輕輕的然而是嚴酷的拒斥,像一種季風,細密無聲從白晝吹入夜夢,無從逃脫,無處訴告,且不知其由來,直到它忽然轉向,如同莫測的天氣,莫測的命運,忽然放開你,調頭去捉弄另一個孩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曆史的每一瞬間,都有無數的曆史蔓延,都有無限的時間延伸。我們生來孤單,無數的曆史和無限的時間因破碎而成片段。互相淹沒的心流,在孤單中祈禱,在破碎處眺望,或可指望在夢中團圓。記憶,所以是一個牢籠。印象是牢籠以外的天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午後,如果陽光靜寂,你是否能聽出:往日已歸去哪裏?在光的前端,或思之極處,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時間被忽略的存在之中,生死如一。我總像在懸崖邊上行走,夢裏我聽見,靈魂像一只飛虻,在窗戶那嗡嗡作響,在顫動的陽光裏邊舞邊唱,眺望就是回想。良心其實什麽都明白,不過明白卻未必能阻止人性的罪惡。多年來,今天開什麽一直躲避那罪惡的一刻。但其實,那是永遠都躲避不開的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傅園慧身份證號40元一個 誰在泄露明星信息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 已是最新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0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