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****導航遊戲|漸白的頭發

            AIarvr 1 2020年01月21日

            瀑布您雖然平凡可你的美讓人陶醉其中

              ******導航遊戲一直默默地寵愛春天,一如我抹不去的童年的色彩。記憶裏,總是那麽風輕雲淡,天空遼遠,在蝴蝶飛舞的原野之上,夢幻一般呈現出山花爛漫的畫面,久久不曾散去……

            在集體時期的鄉村,每家每戶都承擔喂養公家的一頭牛,關在距離家比較遠的牛棚,那裏牛屎氣味大,過道也黑黑的。每天天剛亮,爺爺便扯開粗嗓門大嚷,我們兄弟幾個睜開迷離的眼,在晨霧茫茫中走向牛棚,用牛縧系了牛鼻子孔裏的牛橛,迷迷糊糊往寒意仍在的原野走去。那時,我家放養的是一頭老黃牯,短短的犄角,性子比我還要倔,犟得不得了,要是鬥毆或者看見母牛,任憑小孩子的力氣都拉不動,我只好用長長的木棍使勁打,但總打得我心痛。這頭黃牛賊死了,什麽都愛偷吃,稍不留神就幹壞事,爲此我沒少挨人家的咒罵。但那時我也貪玩,到了夏天的傍晚,將牛放牧在河岸,自己和夥伴們脫了衣褲下河凫水,待到岸上有人大叫“牛吃禾了!牛吃麥子了!”我趕緊光著屁股赤條條躥上來,把牛一頓狂扁,才能把倔強的老黃牛趕開。有時候小夥伴們也常開玩笑,騎著牛兒進行比賽,但我們最開心的還是爬樹,掏鳥窩,捉螃蟹,直到太陽西沉,才像趕馬一樣和牛兒一起回家。

            到了星期六,我們還要到附近的小山上去撿拾柴火,那時很多松樹,那些松毛被秋風一吹,滿地都是,針一樣細,油脂也多易燃耐燒。我們用爪形的竹撓弓,拖在身後在松樹林轉幾圈,半天功夫就可以撈滿一背簍。率先完成任務者當然就要做遊戲,首先捉迷藏,然後學電影裏的練武功,後來模仿打仗片子裏的戰爭,小石子和泥巴是常用的武器,我們總要玩到屋頂冒出炊煙肚子咕咕叫才陸陸續續回家。第二天早上,竈房內袅袅升騰的炊煙裏,就有我們自豪的汗水。松毛柴火旺旺的,但煙霧和塵埃也多,常常讓年少的我們蓬頭垢面和淚流滿面,即便如此,依然不會改變我們對貧窮的小山村的熱愛和深情。

            春天來了,大地蔥茏,油菜花和草籽花黃綠相間開滿了田野。特別是高大的油菜花,蓬蓬勃勃,黃金一般閃爍在明媚的春光裏,一簇一簇的芬芳撲鼻,我們單瘦的身子穿梭在繁花滿野的天地之中,頭頂蜜蜂嗡嗡,蝴蝶飄舞,那是多麽甯靜和惬意的詩情畫意啊!記得那時候,我家每年都要喂兩頭豬,人要吃肉,豬要吃草,扯豬草的活兒自然便是我和二姐。下午放學後,我和二姐背著菜籃子和小背簍,如蜂蝶覓食一樣在田野裏扯豬草,那些散發貧瘠泥土上的苦澀的野草香味,讓人至今難以忘懷。閑暇時,我們只要看見男女在一起扯豬草,就會遠遠地歡欣地唱著兒歌來:“新買娘,舊買娘,嫁到梅枝塘……”待到他們再來追趕我們的時候,早已如蝴蝶一樣鑽入了茂密的油菜花叢裏,不見人影,只有童稚的笑聲在藍天下回蕩……

            秋高氣爽的日子裏,我們的快樂時光大都在無比遼闊的野外度過的。可以唱山歌,可以搞野炊,可以盡情地玩各種我們喜愛的遊戲,讓偏遠閉塞的小山村平添了幾許歡快和樂趣。那時,我們最渴望的便是相約到山頂去看火車,那是一列從梅枝塘運載礦石到漣鋼的貨運火車,每次經過山谷都會轟隆隆地動山搖,還冒出濃濃的黑煙,猶如怪獸一樣奔馳。聽到火車吭嚓吭嚓的聲音,我們都異常興奮地爭相跑到山頂,張舞著黑黑的小手,英雄一般站在頂峰對著火車呐喊,可惜只有火車司機嘲諷的幾聲警笛長鳴外,就是蒸汽機火車頭噴出一股巨大的霧氣來,掩蓋了我們當初的模樣。但我們依然歡呼雀躍,仿佛火車在濃煙裏遠去的同時,也把我們的夢想運送到了遠方。我們的心也隨之激蕩,豐富了一個又一個多彩的夜晚。

            在那個遙遠的山村,不谙世事的少年總是盼望長大。其實,待到自己長大以後,才發現成人活得很累很無奈,並不像童年所想象的那樣自由自在。凡塵中的成人往往裝束了自己的面孔,小心翼翼每天按部就班地生活著。每每春光來臨,我的腦海裏總是神奇地浮現出童年放牧牛羊,邊扯豬草邊唱歌,到山嶺撿拾柴火還不忘追逐看火車的爛漫時光,像一幅幅隽永而清新的圖畫,永遠定格在永不退色的記憶之中……

              懵懂時,家是我的搖籃,入校第一步,家是我的啓蒙之星,升學之後,才明白家是我的避風港。
              錄取通知書的到來,我似乎看到爸媽那眼角布滿皺紋面帶微笑的看著我,刹那間我看到了他們的辛苦,他們的無奈,他們的偉大,看到他們那漸白的頭發已不能用染色遮掩,那一簇簇白發令我十分愁顫,心中愁更濃了!常說父母是身邊最好的陪伴,想起那會兒我上初中的第一刻,因爲學校離家遠,而我實踐了住校生活,每周雙休日回家,可我的休息日在家就餐的只有我一個人,雖然爸媽都會都精心做好早飯,但是我從不領情這種孤獨撒落在房間裏的“關愛”,因爲當我睡醒的那一刻時就餐的只有我一個人,那無人問津的滋味讓我變得叛逆,白天爸媽忙于事業奮鬥卻不知冷落了我無奈的心情,除了晚上,久而久之,我似乎認爲爸媽只爲了自己的事業而不顧我,漸漸地我變得淘氣,上課也無精打采,上課老師交代的作業我也漫不經心的敷衍而已,第一次的月考成績下來,我看到那心酸的分數線,周五回家我不敢告訴爸媽,而學校組織的周六家長會,我也沒有通知爸媽,但紙包不住火,有些事不能靠隱瞞能解決事情的發生,班主任發了一條信息,晚飯時,爸媽問我周六要開家長會的事,我只是“嗯”了一聲放下手中的碗筷便離開了飯桌,心中暗暗慶幸爸媽沒有問我成績分數線的事,但我也很失落,是不是因爲父母不夠關心我呢?無奈中我說不出的難受和欣慰的交錯感,與往常一樣,爸媽又做好早飯放在桌上便離開了,可是今天不同的是爸媽留下了紙條:兒子,我和爸爸去學校開家長會了,中午等我們回來一起吃飯。或許等待我的可能是批評,可能是嚴厲的教訓,可能是無情而又啰嗦的語言像蜜蜂嗡嗡叫,我恨不得把耳塞插入耳朵,聽著美妙的音樂,也不願聽到爸媽喋喋不休的大“道理”。想到這兒,隨之門鈴一響,爸媽回來了,爸爸放下手中買給我的零食,親切地問我:上學開心嗎?在家一個人習慣嗎?老師說你以後的考試目標需要有個衡量尺,如果你多和老師交流的話成績還能更上一層樓,只要你按時的做好每一件事,你會更優秀,相信自己,別人行的,你也一定能做到!我霎那間有一種被錯覺叫喚的感覺,是我聽錯了嗎?還是我真的對爸媽的評價有誤呢?爸媽在我眼裏是一個說不出的評語詞能解決的,我不知所措的回答:還好吧!不知什麽時候起,我被爸爸的這種鼓勵詞所渲染,我開始布置了我每周休息日的課程表,房間裏也多了幾分色彩斑斓的畫,我把鼓勵詞貼在了我的房間裏,以此做榜樣.不知從何而起,我也成爲老師眼中的好學生,臨近初三了,學校爲了放松同學的心情,同意取消了住宿制度,而我也就起早起5.50坐車去學校,爸爸媽媽爲了我,每天按時回家,給我做豐盛的晚餐,或許這就是家的動力吧!我感覺到了溫暖,我也願意和爸媽敞開心扉的交流每一件事,爸媽也不再像以前的那麽啰嗦,或許我在他們眼裏長大了。時光的飛逝,我的中考成績下來了,我也如願以償的考上了我理想中的高中,那天晚上,我被那一簇簇令人寒酸的白發所吸引,我握起爸媽的手,看到那粗糙的老繭布滿了他們的雙手,看到那漸白的頭發令我寒酸不已,14歲的我,第一次,認認真真的看清爸媽那爲我增添皺紋的臉,爲我幸苦而白的頭發,我的心被針深深地刺痛了,不知什麽促動了我的心,我也明白了有一種愛,是世間最無私的愛;有一種付出,是世間最真誠的付出;有一種關懷,是世間最永久的關懷。在這裏,我想對我爸爸媽媽說:******導航遊戲愛你們。

            上一篇: 男子交通違法受罰時遇人襲警 協助警察制服嫌犯
            下一篇: 已是最新文章
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0 2001